您的位置:首頁 - 政務公開 - 旅游服務 - 正文
千年古鎮上的百年老宅正文區定位

千年古鎮上的百年老宅

來源: 旅游局     發布日期:2018-04-27     點擊數:231 人次

 千年古鎮儀隴縣新政鎮是一個標準的“三里之城,七里之郭”的城鎮,始建于唐朝,明清曾有過修建。現在的新政古鎮里還保存有南街、新街、米市街、西街、布市街、鐵匠街、鹽店街、文昌巷等街巷和成片的百年老宅。這些百年老宅看似陳舊破殘,然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,無不訴說著往昔新政古鎮的繁盛,承載著老街原住民一代代的家族記憶,記錄著時代的發展與變遷,更是現在解讀新政老街的信息密碼。

  百年老宅今猶在

 漫步在新政古鎮的大小街巷,記者發現,這些街道最寬不過5米,最長不過千米,街巷狹窄,兩邊房屋陳舊低矮。街上有些住戶把舊式老宅改建成水泥磚房,有些商戶把當街門面的活動門板換成了卷簾門。但老街住戶中的大多數依然住在上百年的老宅里。這些老宅依次排開,相互連成一片,戶與戶之間共用板壁,每戶當街,又各自形成獨立的門戶。

 據街上的老人們介紹,這些老宅多建于清代中后期和民國時期,均有上百年歷史。

 “我家這房子據說是咸豐年間修建的,已有100多年歷史了。”居住在布市街的83歲老人鄭懷德告訴記者。

 老街居民吳應全老人家的屋子也有上百年歷史:“這房子從我爺爺那一輩到我,已經住了三代人。”

 走進吳應全家的老屋,記者看到,四四方方的前堂地面鋪的全是石板磚,泥土墻壁有些輕微開裂。前堂側邊有條走廊,進去別有洞天。后寢、廚房、廁所從大到小順街面垂直向后延伸,后院還有一個小天井,功能分區明確。做框架支撐的木頭梁柱早已泛黃,年代感很強,但保存較完好。

 吳應全老人告訴記者,街上的老屋都是典型的穿斗式結構,每個院落的建筑風格基本相同。碗口粗細的整根木頭做柱子、橫梁,木板做椽子,架起房屋結構,再在其中打上混有竹條的土泥墻。這些老屋體現出川東北傳統民居的布局和風格。

  老宅故事代代傳

 在記者看來,這些百年老宅普遍陳舊,且低矮陰暗。部分老宅因長期無人居住,墻體已經斑駁,一片頃圮之氣。但對居住在老街上的老人們來說,正因如此,老街才有了滄桑與厚重感。看似陳舊破殘的老宅,其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,都是先輩們營建的,又一代代傳承下來。他們在這老宅里出生、成長、結婚、生子,直到現在的暮年。老宅承載著家族的記憶和成長的時光,是精神的庇佑之所。

 鄭懷德和張素情夫婦對百年老屋的感情就是如此。老屋見證了鄭家幾代的榮光。鄭懷德告訴記者,他家是縫紉世家,在這百年老屋里,爺爺教會他的父親織衣,父親又教會他織衣。如今,82歲的他依舊在堂屋門口擺了一個縫紉機,幫老街住戶縫縫補補。“除了有縫紉世家的頭銜,我家還是光榮之家,三代人都當過兵。”張素清奶奶指著掛在門楣上的“光榮之家”牌子告訴記者,鄭懷德老人年輕時在閬中當過民兵,大兒子和孫子長大后也相繼去當兵。鄭家因此被新政鎮政府授予“光榮之家”榮譽稱號。如今,鄭懷德老人的子女早已搬離這百年老屋。盡管老屋一年四季都潮濕陰暗,但鄭懷德夫婦卻不愿意離開。

 和鄭懷德夫婦一樣留念老街老屋的還有新街上的王河政老人。78歲的他早已隨子女搬到新縣城居住。因割舍不掉對老屋的情感,每天吃過早飯后,他都會趕來老街的老宅,守著他的手工鋪。“我家幾代人都在這老街上開手工店,打磨些器具。”王河政老人告訴記者,他還在老屋的閣樓上養了一群信鴿,以打發時光。

 新縣城的繁華與老街的寧靜,鱗次櫛比的高樓和低矮古老的百年老宅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老街老宅繁華不再,但發生在老宅中的故事,卻代代相傳……


       
版權信息定位
宁夏体彩网--首页_欢迎您